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見るところ花にあらずと云ふことなし

褎然举首

 
 
 

日志

 
 

从产品开发的战略框架角度分析目前国内的“芯”问题  

2018-06-09 12:17:21|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弈星

最近的芯片禁运事件终于让大家对芯片设计这一行业有所知晓。国家也表示了将进行大量的战略投入和规划。其实所谓芯问题,简单直白一点讲,就是国内没有能够替代被禁运芯片的产品。有大量需求却没有产品,市场出现了空白。其实好多年来,中国的芯片进口贸易额已经超过了石油。只是没有出现供应链断裂问题而没有引起重视。本文将试图从产品开发的战略框架上去分析目前国内面临的芯片问题。欢迎大家探讨。


迈尔斯-斯诺的战略框架将企业的战略态势分为4种:探索型、分析型、防御型和回应型。

采取探索型战略的公司积极寻求新的机会,注重开发新技术,敢于冒风险,如高通和台积电;采取分析型战略的公司经常跟随探索型公司,能够快速跟进,能承受适度的风险,如三星和联发科;防御型公司厌恶风险,聚焦稳定的市场和产品类别,通常不会冒险开发新技术;回应型公司通常没有主动的技术开发计划和战略目标。

目前国内大部分芯片公司战略上都属于防御型和回应型,只有极少数的分析者,探索者(创新者)就更少,几乎没有。对芯片公司本身来说,只要抓住利润高的细分市场,短期内经营不会有问题。

但是对于下游的众多终端厂商和设备供应商来说,在全球贸易合作顺畅的时候,可以根据不同产品定位选择不同的芯片供应商,然而,由于芯片的设计和生产周期都很长,防御型和回应型在短时间内甚至比较长的时间内都无法取代探索者和分析者的产品。也就是说,一旦出现禁运,在相当长的时间内,设备商和终端厂商都会陷入停产状态。

 

为什么探索者和分析者很少?

第一、   在高端应用方面无法得到准确的客户需求。

高端芯片的下游也基本上是投资大周期长的设备行业或是系统集成商。对于设备行业来说,选择一个产品未经大批量验证的芯片供应商,时间和资金成本都很高,还需要一定的人力资源,因此在供应链顺利的情况下,会直接优先选择国外供应商的芯片产品。对于较小的芯片公司,客户现场拜访都不容易实现,很难知道客户的详细具体的需求点,只能通过分析探索者的产品规格,推出同样规格但是价格更加低廉的产品来打市场。这种情况下,由于只是作为替代产品,基本上客户只会提供使用反馈,并没有真正的技术交流,给予客户隐含痛点挖掘高端细分市场的可能性非常小。笔者比较熟悉的两个领域,甚至是国内军工市场,90%以上的市场被日本和美国公司占据。

然而,设备商长年依赖某几个巨头的风险在最近的芯片禁运事件中得到了完全体现。如果想要抵御这一风险,应从战略上有意识的开放培养探索型和分析型的芯片公司。在高端处理器方面,海思之所以能脱颖而出,离不开华为多年的战略支持和应用支持。苹果在受限于三星的供应战略之后,直接收购的台湾的LUXVUE进行战略布局。

第二、低端应用也可以获得很高的利润,资本没有足够的动力真正投入到高端芯片研发。

由于消费类的细分市场也很多,只要芯片公司抓住技术实现容易而市场容量又很大的细分市场,反而能够快速盈利,实现良好的销售。当某个细分领域的市场爆发,而市场上却没有足够的供应商的情况下,芯片市场完全属于卖方市场,甚至出现过现金预付全款买芯片的情况。这种状况下,对于民营资本来说,成为跟随者或是回应者,在起步阶段会是更好更安全的选择。而资本是逐利的,这两类能拿到投资的可能也比较高。

第三、   技术壁垒高。

芯片是一个需要大量技术积累甚至需要跨领域知识积累的行业。芯片设计不但需要通常的电路知识,在很多时候还需要对制造工艺和应用的了解,这些都需要时间和项目经验的积累。国内芯片行业起步较晚,基本上是芯片行业从IDM(集成组件制造商)模式转换到FOUNDRY+DESIGN HOUSE+封测厂模式之后。

所谓IDM模式,就是说企业从芯片设计、制造、封装和测试都完全自行完成,如英特尔 Intel)、德州仪器 TI)、摩托罗拉(Motorola)、三星 Samsung)、飞利浦(Philips)、东芝 Toshiba)等等。其中芯片的制造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基本上都在几十亿美金起步。而从台积电和联电开启代工行业之后,开启了DESIGN HOUSE负责设计,FOUNDRY负责生产制造的阶段。由于进入门槛大幅降低,这一阶段,出现了众多专注于设计的公司。包括大家熟知的高通、苹果、联发科、展锐和华为海思都属于DESIGN HOUSE

对于要求不高的普通芯片,专注芯片设计就可以做出比较好的产品。然而对于一些高端应用的芯片,如通讯类的芯片,在设计芯片的起始阶段就需要综合考虑DFM(可制造性设计)和封测对芯片性能的影响问题等等,需要设计师能对上下游的技术都有所了解并在设计过程中进行考虑。对于IDM来说,培养此类的人才是比较容易的。对于DESIGN HOUSE来说,需要经营者自己有这样的战略思考,还需要能得到上下游的配合,难度要高很多。

第四、人才缺乏。

国内的微电子专业设立比较晚,很多年来招生也比较少。而且由于之前国内相关公司不多,很多学生毕业之后都转到其它行业。造成了目前芯片设计人才紧缺,有经验的设计师更是凤毛麟角的局面。

 

综合以上分析,想要解决目前国内的芯片缺乏问题,国家的资金支持固然非常重要,产业链上下游包括设备商的战略支持也很重要。如果芯片行业缺乏探索者和分析者,芯片禁运或是芯片产能不足的直接结果就是设备商缺货停产。设备商应从市场战略布局的角度,适当的支持和培育国内供应商。而国家也可以从战略布局的角度,分析芯片市场现有状况,在某些空白领域进行精准扶持和投入,预防系统风险。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