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見るところ花にあらずと云ふことなし

褎然举首

 
 
 

日志

 
 

转:來一場「逆時針」的旅行 (书摘)  

2012-01-31 16:57:20|  分类: Reading notes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編按:民國100年,趙慕鶴剛好100歲,這段百年歲月趙爺爺過得精彩無比。75歲獨自背起行囊到歐洲旅行,一去就是5個月;91歲從空中大學畢業,是國內最年長的大學生;98歲取得哲學碩士學位,是目前金氏世界紀錄上年紀最大的碩士。現在他還計畫在農曆過年期間,以拿手的鳥蟲體書法在香港舉辦第一次海外個展。百歲這年,趙慕鶴撰書分享他的歡喜人生,以下是此書精彩紀要:

87歲時,趙慕鶴決定去讀空中大學文化藝術系,熟識的教授朋友潑他冷水,說他一定讀不到畢業。趙慕鶴卻認為慢慢讀,讀個7、8年也沒關係,堅持下去總會畢業。教授於是說得很絕:「如果你讀完,我給你下跪!」

後來趙慕鶴發現空大的確不好讀,功課很多,他讀得頗為辛苦,但是4年後,他修完了128個學分,如期畢業了,還被記者採訪,在報紙上登了很大一篇。教授這才佩服地說:「你真有勁頭啊!」趙慕鶴笑笑地說:「你的膝蓋啊,要拉下來了。」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趙慕鶴外表看起來謙謙和和、老老實實,做什麼事卻有一股堅持到底的狠勁。空大畢業之後,趙慕鶴到醫院做了兩年志工,直到醫院覺得他年紀太大,不准他再做,他才停下來。空閒下來後,他便想再找個學校來讀。

以身作則帶頭讀書
與同鄉孩子同赴考場

趙慕鶴本來想考中山大學的哲學系,除了有地利之便,也因為校長是他以前的主管。沒想到校長知道後,卻潑了他一頭冷水說:「別胡說八道了,你都幾歲人了還考試,你已經很有名了,到處上電視、上報紙。我不會錄取你的,你該休息、休息了。」

他看校長那麼反對,便暫時打消了念頭,但是他心裡知道自己是可以辦到的。

有一天他到一個同鄉家裡,看到同鄉的小孩專科畢業後一天到晚在家打電腦,讓同鄉很是煩惱。父子兩人為了找工作的事又當場吵起來,小孩頂嘴後甩了門便出去了。

後來趙慕鶴好言勸同鄉的小孩去考大學,那孩子卻反問他自己怎麼不去考,為了激勵孩子,趙慕鶴便和他約定一起考試,孩子考大學,趙慕鶴考研究所。他還約束那孩子每天只能打一個小時電腦,其餘時間都得拿來讀書。

那時候已經是年底,距離考試只剩4個多月時間。趙慕鶴每天盯著同鄉的孩子讀書,同鄉很驚奇,說小孩變得好乖,問趙慕鶴怎麼辦到的?

趙慕鶴覺得自己只是將心比心而已,他個性一向耿直敢言,不客氣地指出同鄉的不是:「你叫他不要打電腦,可是你自己也沒做得很好啊,一天到晚在那邊喝茶、看報、看電視,你也要看看書,小孩子才會受到影響。」

對比自己從小受到身邊大人良好的身教,趙慕鶴感嘆現代父母常常只做到言教,忽略了身教:「用嘴巴說當然是比身體力行來得容易,但孩子怎麼會服氣?」

當時趙慕鶴原本已在南華大學哲學所(現改為「哲學與生命教育所」)隨班附讀,他以身作則,自己也沒鬆懈,甚至還挑燈夜戰。考研究所要準備中國哲學、西洋哲學兩大領域,中國哲學他很熟悉,只要練習考題,西洋哲學以前沒接觸過,要下點功夫準備,但他也不怕難:「雖然是『西洋』的哲學,也是看中文書,沒什麼問題的。」

準備3個月考上哲學所
在校3年保持全勤紀錄

相較於其他準備了3年的應屆考生,趙慕鶴大概只準備了3個月的時間,但他很有信心:「準備多久不是關鍵,重點是有沒有讀到腦子裡、讀出心得,否則讀再久也沒有用。」

考試結果出爐,他考取南華大學哲學研究所,同鄉的小孩考取義守大學建築系。他自得地說雖然力氣都花在準備西洋哲學,但《莊子》、《孟子》還是考得很好:「可見小時候基礎打得好,隨時都可以拿出來用。」

趙慕鶴讀研究所,周遭朋友幾乎沒有一個給他打氣,都是講洩氣話。考試前,說他考不取,落榜多丟人,叫他乾脆別考了;等到他考取了,又說他讀不到畢業,這些人的理由不外乎:年紀那麼大了。

但趙慕鶴的精神還是和讀空大時一樣:「堅持下去總是會畢業的,除非讀到一半我死了,才會讀不完。」他抱著輕鬆的心情讀書,課業上幾乎沒什麼壓力,唯一的壓力是必須早起。

原來趙慕鶴的生活作息是深夜1、2點才就寢,上午10點、11點才起床。但讀研究所時,每週到校上課3天,為了從高雄趕往位於嘉義的學校,硬是把作息時間改成早上5點起床,搭6點10分的莒光號到嘉義大林,然後再搭8點20分的校車到學校。

雖然早起又要奔波勞苦,但趙慕鶴讀研究所3年期間,從不遲到、也不早退,更沒翹蹺過課,上課也沒打過瞌睡。

研究所第2年時,他騎單車趕往高雄火車站的路上被一輛機車撞到,仍然撐著去上課。課堂的教授陳德和看他走路姿勢不對勁,一問之下才知道他出車禍,叫他趕快回家休息,他卻堅持課上完才走。「我印象中,那是他唯一一次遲到,」陳德和佩服地說。

趙慕鶴在碩士班有12個同學,都是20幾歲、大學剛畢業的年輕人,年紀只有他的1/4,他們都叫他「趙爺爺」。其實,連教授也不好意思叫趙慕鶴的名字,跟著學生叫他爺爺,不過趙慕鶴定位自己就是學生,對於年紀只有自己一半的教授仍尊稱一聲「老師」。

陳德和至今記得,有一次輪到趙慕鶴報告,他起先低頭讀著報告沒注意他,一段時間後抬起頭來,赫然發現趙慕鶴一直是站著報告。連忙叫他坐下來,他卻說他是學生,堅持要站著報告,陳德和忍不住開玩笑說:「您老人家都站著報告了,那他們年輕人豈不是要跪著聽嗎?」

和年輕同學打成一片
積極態度讓後輩都稱服

在一班年輕人中,像趙慕鶴這樣的老人家當然會比較受到矚目,但陳德和看得出來趙慕鶴很不希望因為年紀大就享有方便,這點令人尊敬。研究所的課程討論、報告多,每個學生都輪得到報告的機會,負責報告的人還要準備很多資料,上課中也要主動提出想法。就陳德和觀察到的,趙慕鶴對於老師的要求,無論形式上、實質內容上都是全力以赴,從來沒有打折扣,後來甚至去學電腦、學中文輸入,「學習精神令人很感動。」

即便是最感吃力的英文課,趙慕鶴也沒放棄,私下找師院英語系校友加強指導,加上研究所老師教導有方,終能及格過關了。

另一方面,趙慕鶴也很容易和年輕人打成一片。他不會用電腦,但每次交報告時,都有同學樂意幫他把手寫稿打字、列印出來;研究所課程中,趙慕鶴感到比較困難的是哲學英文課,也有同學熱心幫他把英文課文翻譯成中文,讓他可以中英對照的方式讀書。

研究所第2年,趙慕鶴被摩托車撞到,雖然沒傷到骨頭,但腿腫得很粗,得拄著雙拐走路。老師建議他先辦休學,但他不想耽誤時間,認為雖然腿不方便,但手、腦、眼都無礙,後來,學校臨時安排他住進了學生宿舍,和年輕室友、就讀公共行政與政策研究所的陳信良住一起。

趙慕鶴在陳信良眼裡宛如一部活字典、活歷史,又不像一般老人喜歡倚老賣老擺架子,他們常常天南地北地聊天。偶爾趙慕鶴也跟著看《大學生了沒》、《我愛黑澀棒棒堂》等電視綜藝節目,看了又無法理解,總笑著問陳信良:「現在大學生都這樣?」

看到陳信良賴床,趙慕鶴會挖他起床讀書,看陳信良玩電腦,趙慕鶴也會叮嚀他讀書,陳信良坦承,在積極正面的趙慕鶴面前有時會自覺羞愧,「他真是一個很強的老人。」(本文摘自第一章)

書籍簡介_悠游100年 隱藏 ]

作者:趙慕鶴口述、方雅惠執筆
出版:商業周刊
作者簡介:
趙慕鶴,民國元年出生於山東金鄉,現居高雄。逃難來台在高雄女子師範學校高雄師範學院歷任庶務組長、祕書等職。以98歲高齡拿到南華大學哲學碩士,目前以鳥蟲體書法活躍於各處展覽。民國100年,其書法作品獲大英圖書館收藏,為中華民國創建以來海峽兩岸第一人。
方雅惠,民國65年出生於台南,政大新聞系畢業,目前為自由撰稿人,作品散見於雜誌。


  评论这张
 
阅读(4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